是一個攝氏3度的平日陰天
細雪中步行前往維也納大學
建築本身非常俐落
搭配被歲月侵蝕的銹銅色外觀
似乎為灰暗天空增添了一絲暖意
縱使那只是錯覺
仍不死心地撫摸著建築表面
粗粗的質地像是陳年的有機生物

於是
試著把它們簡化成鞋子的形體
像是寫日記般乘載當下感受